品牌项目 Brand project

任鸟飞

简介

“任鸟飞” 项目由北京市企业家环保基金会与红树林基金会(MCF)于2016年共同打造。是守护中国最濒危水鸟及其栖息地的一个综合性生态保护项目。该项目将在2016-2026年间,以超过100个亟待保护的湿地和24种珍稀濒危的水鸟为优先保护对象,通过民间机构发起、企业投入、社会公众参与的“社会化参与”模式开展积极的湿地保护工作,搭建与官方自然保护体系互补的民间保护网络,建立保护示范基地,进而撬动政府、社会的相关投入,共同守护中国最濒危水鸟及其栖息地。

2019年,任鸟飞项目保护的湿地数量由2018年的50块扩展到2019年的58块;与12个项目中心形成合作,积极推动全国各地的水鸟与湿地保护行动;青头潜鸭和遗鸥两个鸟种专项成果丰硕,新开展丹顶鹤和卷羽鹈鹕两个鸟种专项项目;与国家林草局湿地司在国家湿地公园能力建设培训和湿地开发利用监督管理机制研究上的合作项目顺利开展,并与国家林草局自然保护地就黄渤海候鸟栖息地保护方面达成合作;参加国际国内湿地和鸟类保护相关会议,展示任鸟飞项目,积极沟通合作,扩大任鸟飞的影响力。

截止2019年11月,累计支持62家机构的86个湿地保护项目,开展湿地巡护和鸟调近3,700次,保护超过2,000平方公里的鸟类栖息地;提交鸟类调查记录超过10万条,共记录600多种鸟类,提交盗猎、污染和开发建设等威胁记录超过1,300条;开展自然教育活动600余次,累计覆盖超过14万人次。

  • 我要捐款
  • 微信扫一扫,助力环保

项目进展

  • 8

    2020


    8月,按照“惠州盐洲岛及周边鸟类调查和保护”项目计划,任鸟飞伙伴深圳观鸟会在盐洲岛及周边、深圳湾、大铲湾各开展了2次鸟类调查监测活动。
    这是鸟类保护的基础工作之一,能够帮助详细我们了解保护地的鸟类分布情况,为进一步的保护工作提供科学依据。

    本次8月调查中共发现水鸟29种,共计3886只,其中数量较多的鸟类有:白鹭1330只、大白鹭1187只、牛背鹭485只、红脚鹬159只、池鹭157只等,特别的鸟类有长嘴鹬、弯嘴滨鹬等迁徙鸟类。
    种类和数量的增多,说明在我们的保护下,生态真的在变得越来越好呢!

    8月还有一些鹭类在红树上繁殖 供图:深圳观鸟会

    8月还有一些鹭类在红树上繁殖 供图:深圳观鸟会

    水田中的白鹭和牛背鹭 供图:深圳观鸟会

    水田中的白鹭和牛背鹭 供图:深圳观鸟会

    观测不易,美好须珍惜
    8月是灌木和杂草疯长的季节,由于已经少有人前往滩涂,小路已经被银合欢和白花鬼针草遮挡得严严实实。
    上个月来的时候还依稀有路的痕迹,红树边的斜坡被遮挡得更是难于通行,调查员走在前面的还摔了一跤,差点掉到水沟的烂泥中。

    还好这个月有所准备,买来了修剪花草的大剪刀,边走边清理。
    被遮挡的路很长,调查员们只能在一些难于通过的地方修剪,杂草纠缠在一起难于清理,费劲又费时,在烈日下衣服一会儿就湿透了,需要停下来喝点水喘几口气。
    但是,当观测到滩涂上成群的鸟儿在此栖息时,顿时不觉得暴晒、疲劳、饥渴,全身心地观测和统计。不时有开心的惊呼声,那是因为发现滩涂上有零星迁徙而来的中杓鹬、铁嘴沙鸻、红脚鹬等鸟类,要知道这些鸟儿平时都是比较罕见的。

    滩涂上大群的鹭 供图:深圳观鸟会

    滩涂上大群的鹭 供图:深圳观鸟会
    福无双至?不存在的
    俗话说福无双至,这句话在这次鸟类调查中并不适应,更多的是遇到了好事连连。
    在离开调查的滩涂开车沿着大马路返程时,在路边的水田中又有意外的惊喜。首先是一小块水田中有几只鹬鸻在觅食,这也是之前没有观察过的现象,竟然还有1只罕见的长嘴鹬和2只弯嘴滨鹬。
    虽然旁边有一个厕所持续“放毒”,大家还是津津有味地观察。
    看到水田里有些动静就立马停车“干活”,竟然还观测到大群的鹭在跟随耕地的机器觅食。

    水田中的弯嘴滨鹬 供图:深圳观鸟会

    水田中的弯嘴滨鹬 供图:深圳观鸟会

    夏季酷暑难耐,但是在鸟类调查时看到了这么多鸟儿在这里安全的栖息觅食,有时还会发现一些意外的鸟类或鸟况,就像飘来一阵阵凉风,悄悄地带走酷暑,顿时也不觉得难受了。
    而这份喜悦今天也想及时的分享给您,感谢您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关注。
    同时也带来“鸟人”们特有的祝福,希望爱心满满的您能够和这些鸟儿一样,飞的更远,更高,更广阔!
     

  • 7

    2020

    1. 鸟人之乐——偶遇“神话之鸟”
    厦门雎鸠生态SEE任鸟飞民间保护网络伙伴,主要承担“福建围头湾滨海湿地鸟类栖息地调查和保护”项目及衍生项目,并广泛开展周边区域的环保宣导工作。
    还记得2019年一个阳光明媚的周六,厦门雎鸠生态的三个“鸟人”YY、云鹤和西澨一起乘船出海调查水鸟,偶遇鱼排泡沫上的鸥群。而在一群大凤头燕鸥之中,惊喜的发现了珍贵的中华凤头燕鸥。
    中华凤头燕鸥,是顶着“神话之鸟”头衔的在凤头燕鸥属。她们的嘴大部分为橙黄色,但嘴端为黑色,反差明显,因此,它们有着“黑嘴端凤头燕鸥”之称。事实上,早先学界也一直将其中文名称为“黑嘴端凤头燕鸥”,不过后来为进一步扩大保护宣传效果,就“改名”为更通俗易懂的“中华凤头燕鸥”。 有别于大凤头燕鸥,中华凤头燕鸥嘴端标志性的一抹黑色 来源:Oregon State University
    当魂牵梦绕的鸟种出现在眼前时,鸟人们不能像球迷一样在场边欢呼,只能默默记录,留存影像资料。或许这不够畅快,但却是鸟人们最独有最期待的的快乐。

    2. 鸟人之哀——“神话之鸟”全球仅存百余只
    能亲眼目睹中华凤头燕鸥无疑是一份意外且珍贵的奖励。作为全球极危物种(CR),中华凤头燕鸥现存仅百余只(甚至有观点认为不足一百只),栖息地遭到破坏、食物短缺、蛇鼠等入侵物种威胁导致的“断后”,都被当做是影响其种群数量的原因。
    也正是由于数量稀少,自1863年被德国学者赫尔曼·施勒格尔(Hermann Schlegel)命名以来,人类对中华凤头燕鸥的确切观察记录屈指可数,变幻莫测的行踪令其更显神秘。
     

    亲眼目睹中华凤头燕鸥 来源:雎鸠生态亲眼目睹中华凤头燕鸥 来源:雎鸠生态

    3. 鸟人在行动——守护濒危水鸟及其栖息地的人儿
    大斑是雎鸠生态的鸟类调查项目负责人,他很欣赏年轻人的激情与纯粹的快乐。机构成立的时间不长,但成员很多都是中国第一批观鸟的老鸟人,平均年龄50岁左右,对某一类鸟特别关注,对自然变化的内在机制比较感兴趣。

    机构宣传手绘图 来源:雎鸠生态


    十多年间大斑一直致力于中华凤头燕鸥的观测与研究,多次发表相关论文,早在2010年即提出中华凤头燕鸥较大可能存在环黄海北方亚群。该观点被国际鸟盟引用,并于2016年得到证实;也是这十多年,他见证了城市飞速发展对候鸟栖息地的侵占,以及工农业粗放生产造成的大量污染。了解越深,焦虑越重。尽管全社会已经意识到环保的重要性,但生态的恶化趋势并不是一下就能刹住车的,这突出地表现在鸟类种群数量的持续下滑。
    大斑坦言:“同一地块的任鸟飞调查项目,19年上半年比2018年鸟少了很多,湿地变成了工地,尘土飞扬,一些水鸟坚持回到残存的斑块中栖息、繁衍,心情很不好,挺悲观的。能看到中华凤头燕鸥当然很高兴,毕竟研究了十几年,但是我更关注的还是鸟的总体数量,总数量更能反映环境的变化。”

    任鸟飞项目执行图片 来源:雎鸠生态


    4. 鸟人的传承——最大的梦想是培养出100个乃至1000个调查员
    秦民晗是本次中华凤头燕鸥调查子项目的负责人,他说自己非常佩服大斑这样的前辈:“这么纯粹的一两个人,多年来一直用业余时间做中华凤头燕鸥的研究。假如有一天他们不做了,本地可能就没人来继续做了。”
    “这些燕鸥基本都生活在无人居住的小岛上,观测它们很难在短期内收获一些研究结果。很多高校毕业生在选择研究项目时很少会选择中华凤头燕鸥,因为很有可能读了三年书,结果都还没见过这种鸟,毕业都成问题。同时,鸟类调查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资源,因此,民间的保护力量是政府、高校和科研机构的重要补充。”
    有一个根本性问题让秦民晗陷入迷茫:我们至今仍不知晓影响中华凤头燕鸥种群数量的关键因素。“像这种鸟,在2000年重新发现的时候并不多,如今快20年了还是不多,基本稳定在100只左右。这些年环境明显变差了,但它们的数量又没有明显变少,这是否有其独特的生存之道?现在困扰我们的是,想保护它们,但是不知道从哪下手。”

     

    追踪中华凤头燕鸥 来源:雎鸠生态追踪中华凤头燕鸥 来源:雎鸠生态


    在大斑看来,要解决这样的困惑,没有捷径可走,只有继续踏踏实实地做一线监测,多收集数据,从中分析原因。“经过很多年的自然观察和经历,我们都意识到,调查工作和研究工作是推动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基础和根本,这也是发起成立雎鸠生态这个机构的目的。我本人也做过相关项目,所以清楚调查结果对保护工作的推动作用。”

    野外调查 来源:雎鸠生态野外调查 来源:雎鸠生态


    2018年以后,国家对滨海湿地的保护空前重视,围头湾内的商业围填海工程目前已停止。但是,当地经济高速发展带来了旺盛的用地需求,使得海岸线内的湿地,包括盐场、鱼塘被改变用途或填埋,使得鸻鹬类失去了高潮期栖息地,其中有些鱼塘是为了被恢复为滩涂而铲除的,本意是为了保护滨海滩涂,但是由于环境的改变,当地已经没有比鱼塘更好的鸻鹬类高潮位栖息地了,鸻鹬类将不得不离开。政策都是好的,但如何执行需要因地制宜。为这些事,大斑等人也在跟各方积极协调,保留高潮位栖息地。
    大斑最大的梦想是培养出100个乃至1000个调查员,并通过他们传播科学的生态理念。他说:“现在的自然教育、公共教育在发达城市已经相当普及了,但是在中小城市,这方面的差别非常大。孩子们对于自然教育的渴求,让我很难忘。在一些比较偏僻的、不是主城区的学校,在这方面的需求有较大缺口。”在他的未来构想中,调查员不仅是湿地的守护者,还应当是生态文明的传播者。
    大斑说,任鸟飞地块守护的概念给了自己很大的启发。他希望调查员也能够分成各个子团队,各自去守护一个地块,以利于对此地的持续关注,获取更加准确、完整的数据。
    同时,他还期待行业信息共享平台的诞生。

    “因为生态系统就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内部相互影响的复杂系统,所以做生态保护也需要一个对应网络系统,否则各行其是是难有成效的。我希望任鸟飞牵头打造一个物种信息和保护信息共享平台,大家在做调查时都可以使用这些数据,更好地促进保护工作,这将是我们非常愿意看到的局面。”
     

  • 6

    2020

    一直关注鸟类保护的任鸟飞伙伴们,经常收到这样的询问:
    捡到一只小鸟,怎么办?
    我把这只鸟养大了再放它回外面可以吗?
    有只鸟飞不起来了,我不捡它回来就要死了吧?
    有只鸟好像伤了,我要送它去哪里?
    野生动物救助的电话是多少?
    我救它回家喂它饭它不吃怎么办?
    ……
    面对以上问题,我们只想说,野鸟不是你想救,想救就能救。施以援手还是放手,也是一门学问。

    遇到不能飞了的鸟,怎么办?
    一般来说,如果发现它没有外伤,原地没有威胁它的因素(比如会轧到它的车,会吃它的猫,会捡它玩的人),让它原地休息即可,不要徒手触碰。
    如果它能活动自如,就没你什么事了,可以离开。如果发现它可能受伤,可联系救护单位,在指导下进行救助。
    有一点需要注意:


    许多看起来行动不便的鸟,其实是刚出巢正在学飞的幼鸟。它们没有受到伤害的情况下,无需救助。如果它不巧落在了路中央,你可以将它就近移至没有人和流浪猫狗打扰的地方,或者安全的树枝上。
    亲鸟一般不会离幼鸟太远,你离开幼鸟后,亲鸟可能会回来给宝宝喂食或带它回巢。如果一时爱心泛滥,捡它回家喂养,它可能反倒活不成了,或是对人产生依赖,失去了在自然生活的能力。
    自然有淘汰法则,野生动物也有正常的生老病死。有时候,爱鸟的你也要放手。
     

    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出品的小型鸟类应急救护方法,赶紧保存一下!供图/棣棠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出品的小型鸟类应急救护方法,赶紧保存一下!供图/棣棠

    我们小区有蛇/蝙蝠,需要处理吗?
    蛇不以人肉为生,不用担心蛇盘算你的肉(除非你先盘算它的肉了)。蛇很怕人,一般见人赶紧溜,不会主动攻击,但如果被招惹了的话,为了自保还是会有攻击性(泰迪急了也咬人啊)。
    如果发现蛇实在干扰到人的生活或安全,可以致电当地林业局或应急救援中心,联系专业人士作一定的驱赶或隔离移送处理。
     

    长久以来,蝙蝠会在房屋缝隙中栖息。保持距离,不要徒手触摸它们,也不必过于恐慌。长久以来,蝙蝠会在房屋缝隙中栖息。保持距离,不要徒手触摸它们,也不必过于恐慌。

    我的巴西龟不想养了,可以放生吗?
    不行!不可以!快住手!
    《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了解一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三十八条 任何组织和个人将野生动物放生至野外环境,应当选择适合放生地野外生存的当地物种,不得干扰当地居民的正常生活、生产,避免对生态系统造成危害。随意放生野生动物,造成他人人身、财产损害或者危害生态系统的,依法承担法律责任。
    巴西龟、鳄龟、牛蛙、罗非鱼、福寿螺……都是外来物种,现已大量入侵我们的水系。这些动物进入我国,原本用于饲养食用,但由于逃逸、放生等原因流到野外。不属于这片水土的它们没有天敌,吃得多生得多还活得久,抢夺本地原生龟、蛙、鱼的地盘,逼退本地物种,称霸一方。
    所以,作为一名负责任的铲屎官,如果无法继续饲养自己的宠物,请为它找好下一个负责任的铲屎官。

    “任鸟飞”项目一直关注并致力于守护中国最濒危水鸟及其栖息地,让鸟儿与人类共享美好自然。
    为了保护这些濒危水鸟和它们的栖息地,项目执行团队除了开展日常的巡护、鸟类调查与监测等外,还会定期开展科普宣传活动,因为我们相信,只有改变意识,才能改变行为。
    感恩您的支持,希望这些小小的知识点,对关心野生动物、关心自然生态的您来说,也会有用。
    如果您觉得这条进展知识点有用,邀请您转发到朋友圈或爱鸟人士的微信群,一起来传播关于护鸟、爱动物的正确姿势!
    感谢任鸟飞伙伴美境自然提供以上文字和图片。

  • 5

    2020

    比飞机更能飞的鸟,正在受到威胁
    上个月的5月9日,是 “一年两度的世界候鸟日(World Migratory Bird Day,今年是2020年5月9日和10月10日)之一。国际候鸟日距今已经走过了27个年头,这一日子旨在提高人们的认识,强调保护候鸟及其栖息地的必要性。

  • 4

    2020

    随着天气转暖,处处是一片草长莺飞的美好景象。鸟儿们或浓情蜜意,或筑巢育雏,忙得不亦乐乎。

    正在浓情蜜意的黑翅长脚鹬 ©西安野鸟会

    忙于衔草筑巢的远东山雀 ©西安野鸟会忙于衔草筑巢的远东山雀 ©西安野鸟会


    每年此时,无论南方还是北方,都是重要的观鸟期,民间的鸟类爱好者和鸟类关注者们纷纷走出家门进行更频繁的鸟类观察。
    可不要小瞧了这些民间的观鸟行为,这可不只是简单的“玩乐”哦。

    雨中调查观测 ©西安野鸟会雨中调查观测 ©西安野鸟会


    首先,鸟类的调查监测,是鸟类保护的基础工作之一,能够帮助详细地了解保护地的鸟类分布情况,为进一步的保护工作提供科学依据。其次,民间的鸟类观测,不仅是专业观察的补充,更是推动鸟类保育的重要力量。

    爱跑来跑去,很亮眼的黄头鹡鸰 ©西安野鸟会爱跑来跑去,很亮眼的黄头鹡鸰 ©西安野鸟会


    阿拉善SEE任鸟飞项目中的重要一环,就是支持鼓励民间的观测力量,在任鸟飞项目保护的地块,开展对鸟类的调查与监测,对该地块的所有野生鸟种、数量、时空分布等进行记录、分析,也包括宗教放生、人工放养、逃逸和入侵的鸟种等。
    志愿者故事:90后鸟人在“任鸟飞”活动中的成长


    90后女生封稻稻,是西安野鸟会鸟调监测团队中的一员。
    从2018年秋到现在,从任鸟飞泾渭湿地项目的第一场活动开始,和各位老师们一起走过严寒,走过酷暑。
    候鸟来了又去,不变的是她对鸟类的痴迷和热爱。
    “之前都是一个人背着望远镜在西安周边观鸟,后来和西安野生鸟类保护协会的老师们一起经历了西安地区第一次的鸟类普查,对科学鸟类调查有了新的认识。当任鸟飞泾渭湿地项目开始的时候,迫不及待的就报名了。” 封稻稻说。


    泾渭湿地在西安城的东北方向,封稻稻住在在西安的大南郊,因为没有交通工具,所以需要每次起个大早赶地铁到指定地点与接人的老师们汇合然后再去大部队的集合点。
    封稻稻感慨,每次在地铁换乘的间隙都会恍然,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候鸟一样,在固定的时间在固定的地点直间来回迁徙。相对于候鸟迁徙的困难重重,人类的空间移动显的多么的轻松!
    在泾渭湿地鸟类监测志愿者团队里封稻稻是代表年轻人的一拨,慢慢见证着团队在专业科学的道路上越来越好,团队队伍也逐渐壮大,越来越多的大学新生加入。
    “对于年轻人来说参加一次这样的活动可以是一时兴起,但是持之以恒的坚持参加则要克服很多外在影响因素。幸运的是这样一群不大不小的青年人都一如既往的参与着。不仅记录下了候鸟们归来和迁徙的讯息,同时也在见证着团队的壮大。跨越城区的距离、考验意志的天气、个人生活工作和志愿活动的时间冲突,这些问题在一次又一次的冲突和不协调中慢慢融洽。相比于这些小小的麻烦,大家在一起的欢愉和和鸟儿们在头顶展翅飞翔的自由不断的充盈着我们每一个参与者的内心。” 封稻稻说。
    像封稻稻这样的鸟类调查监测的志愿者还有很多,他们的职业可能不尽相同,但是他们都有着一个热爱鸟儿的心,利用自己的休闲时光参与到鸟类调查活动中来,保护着鸟儿。
    4月18日,阿拉善SEE任鸟飞伙伴西安野鸟会按计划如期开展了“西安泾渭湿地”项目的定期鸟类调查监测活动。
    调查当天,天气条件较为恶劣,刮风又下雨。但风雨并未减弱志愿监测老师们参与调查的热情,一清早便从西安的东西南北方向奔向集合地点。短暂的相聚和寒暄之后,各队分领监测样线。监测活动,冒雨进行……

    车和人都陷到了泥里 ©西安野鸟会车和人都陷到了泥里 ©西安野鸟会


    雨水让监测样线变得泥泞,开车老手夏老师还是不小心陷进了雨天给的这份“意外惊喜”里,在老师们组成的“临时救援队”齐心协力地帮助下脱险。
    但他们不虚此行,分别看到了白鹭已换上了华丽的婚纱礼服,变了装的小鸊鷉(pì tī),在浅滩跑来跑去的黄头鹡鸰和金眶鸻、长嘴剑鸻,领地意识超强的灰头麦鸡,还有贴着水面不停掠过的淡色沙燕和家燕……一切都是春天该有的生机勃勃的样子。

    换上婚纱的白鹭 ©西安野鸟会换上婚纱的白鹭 ©西安野鸟会

     

    最近西安的“贵客”白眉鸭 ©西安野鸟会最近西安的“贵客”白眉鸭 ©西安野鸟会

     

    插了“凤翎”的夜鹭 ©西安野鸟会插了“凤翎”的夜鹭 ©西安野鸟会

     

    正在换羽的银喉长尾山雀 ©西安野鸟会正在换羽的银喉长尾山雀 ©西安野鸟会

     

    萌萌哒白鹡鸰 ©西安野鸟会萌萌哒白鹡鸰 ©西安野鸟会


    此次调查共发现野生鸟类55种,共计1,564只,其中包括淡色沙燕658只、家燕150只、崖沙燕134只、斑嘴鸭75只、普通燕鸥56只等。
    监测活动伴着贵如油的春雨完美结束,意外的小惊喜更是为这场活动留下了我们共同的记忆。
    感谢每一位不管阴晴雨雪,酷暑严寒,依然坚持守望着这秋来春去、春归秋还的候鸟们,守望着蓝天和属于天空的精灵们的志愿者老师们。
    也感谢亲爱的捐赠人一如既往的支持!希望您继续关注我们的“守护栖息地任鸟飞”项目,每月20元支持守护濒危水鸟,让鸟儿与人类共享美好自然。
     

  • 3

    2020

    2020年2月下旬至3月中旬,任鸟飞伙伴鸻鹬鸟类研究所在丹东-东港地区的沿江、沿海、水库,先后开展了两轮水鸟调查监测活动,记录收集水鸟种类、数量并对该地块开展监测活动为来这里栖息的水鸟提供一个安全的生存环境。
    这段时间恰好是黄海北岸的早春时节,相比往年,刚过去的冬季可以说是一个暖冬,水库里冰化的比较早,迁徙的雁鸭到达的比较早。这一阶段,迁徙的雁鸭类进入了高峰期,随后主要的鸟种随时间推移会出现不同的变化,因为每种鸟类的迁徙时间不同,所以在野外观察时鸟种会出现明显变化;鸻鹬类的前锋也陆续到达。数量比较突出的几个物种是短嘴豆雁、鸿雁、花脸鸭、绿头鸭,黑腹滨鹬、蛎鹬、白腰杓鹬、斑尾塍鹬等。

  • 11

    2019

    大鸨的 “暖心驿站”——沧州沿海湿地
    沧州沿海湿地是任鸟飞项目保护地块,也是大鸨重要的越冬地和迁徙停歇地,任鸟飞伙伴在该区域开展基础信息调查、鸟类调查和监测、湿地巡护和威胁监测、自然教育、反盗猎、鸟类救助等保护行动,为来这里栖息、停歇的大鸨和其它鸟儿们提供一个温暖安全的环境。

    大鸨©韦铭

    每年10月初至次年4月底,分布于蒙古国和我国内蒙古东部、黑龙江、吉林等地的大鸨开始南迁,在河北、河南、山西及陕西的黄河流域越冬。沧州位于大鸨迁徙路线的中段,生态环境适宜大鸨越冬,所以成了大鸨的重要迁徙停歇地和越冬地。

    大鸨在迁徙时可能会遇到一些意外,比如患病、受伤、体力不支等情况,像这样的情况每年都会有几起,如果大鸨在沧州被热心群众发现,当地林业部门工作人员和任鸟飞伙伴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便会接力展开救助。

    任鸟飞伙伴救助受伤大鸨
    11月14日,任鸟飞伙伴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负责人孟德荣接到当地林业局的一个救助电话,在青县清州镇王牌庄村一名村民在自家玉米地发现一只腿部受伤的大鸨,他一刻不敢耽搁,即刻赶赴现场。据孟德荣介绍,这是一只成年雌性大鸨,左中趾和左膝都骨折了,气囊破裂导致胸部和左腿皮下充气,目前正在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接受治疗。

    轻轻抚摸其身体,安抚它的情绪,让大鸨慢慢放松下来再开展治疗行动

    救护中心的工作人员一般只喂大鸨一些花生、黄豆、小麦、玉米等,除了展开必要的治疗,较少干预它们的生活,避免影响其“野性”。

    “我们会将那些经过救治,身体康复的大鸨放归大自然。”孟德荣说。任鸟飞伙伴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自2003年建立以来,已累计救助了100多只大鸨。

    野外发现受伤大鸨怎么办?
    沧州各县市都有大鸨的越冬区,它们喜欢栖息在麦田和收割后的豆地、玉米地。群众如果发现了越冬大鸨,应注意不要干扰它们正常生活,更不能加以伤害。如果发现伤病大鸨,可将它们放置在安静的地方,再立即报告当地林业部门哦!

    大鸨知识小科普
    大鸨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其受胁状况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评估为“易危”(vulnerable,VU),它们所依赖的草原生境被大量改为农业用地、过度放牧、草原及农田附近架设的电线、偷猎等不利因素,影响着大鸨的生存繁衍。

    大鸨主要见于南欧、中亚等地,在东亚则主要见于中国、蒙古和俄罗斯贝加尔湖以东地区。我国境内主要分布于内蒙古中东部、吉林西部和黑龙江西南部等地,越冬于黄河以南的华北平原、淮河沿岸和长江中下游等地,喜欢栖息在开阔的平原、干草原和半荒漠地带,爱吃嫩草、种子、蝗虫、蛙等食物。据最新的调查显示,在我国境内的越冬种群数量近1700只。大鸨是世界上能够飞行的最重鸟类之一,成年雄性大鸨的体重约为4至18千克。

    飞翔中的大鸨©韦铭

    感谢所有爱心用户持续关于与支持守护栖息地任鸟飞项目,感恩有你温暖了鸟儿们一整个冬天。

     

  • 10

    2019

     

    北戴河鸽子窝湿地是重要的保护空缺地,鸥科、鸻鹬,鹤类等水鸟与200余种林鸟在迁徙中途径栖息、觅食的地方,任鸟飞已经在该湿地连续开展了3年的保护行动,对该湿地开展实地巡护和鸟类调查300多次,鸟类调查记录达2万余条,威胁记录10余条,同时,为了提高公众保护鸟类意识,开展多次自然教育活动。

    任鸟飞项目伙伴秦皇岛市观(爱)鸟协会定期在北戴河鸽子窝湿地开展调查巡护工作。

    10月,是珍稀候鸟迁徙的高峰季,所以相比于往常,巡护员们巡护次数更多,巡护时间也更久些。

    早晨天刚亮,调查巡护员就开始分批前往湿地,对湿地与湿地内的鸟类进行监测,至上午9点左右,第一批监测巡护人员撤离湿地休息,第二批巡护队员会赶往湿地接替。

    除了鹤类调查巡护人员分批坚守各自的点位之外(因为鹤类与其他的鸟类不同,鹤类迁徙有固定的点线,所以需要定点调查),几乎所有的调查巡护队员全员出动。

    在辽宁与河北交界处至秦皇岛与唐山交界处近140公里的沿海线上,调查巡护队员与协会会员一直在沿海线坚守、流动调查,尽量确保发现并记录每一批由此迁徙经过的鹤群或东方白鹳群。

    巡护监测

    在此地栖息的东方白鹳

    在经过巡护员们多天的巡护,先后发现、记录到了数百只东方白鹳、30余只白鹤降落北戴河湿地,这些一次次巡护记录的鸟类数据和影像,是辅助证明鸟类调查数据的有效性和真实性的重要基础信息,也是推动国家政策对这些空缺保护地块加强保护的重要资料。

    巡护员们在日常巡护时,若发现非法捕鸟等行为也会及时的向政府部门举报,确保鸟儿在途径此栖息地时有足够安全的生存环境。

    白鹤群

    今年巡护员们在调查巡护时发现了比往年更多珍稀鸟类,它们开始在这里栖息。较好的反应了我们的保护行动初见成效,相信随着栖息地环境的改善,越来越多的鸟儿会来此栖息。

    感谢所有爱心用户持续的关注与支持任鸟飞项目,让鸟儿与人类共享美好家园需要我们一起努力!

  • 09

    2019

    9月21-22日,“任鸟飞民间保护网络第三期项目启动会暨培训会”在秦皇岛成功举办。为了提升伙伴在项目技术(如水鸟识别、鸟类调查)和项目管理(财务管理、筹款传播)等方面的能力,任鸟飞项目组邀请到众多业内专家,为伙伴进行了针对性的培训和辅导,并带领伙伴前往北戴河鸽子窝湿地进行了实操演练。同时,还向伙伴们提供了新版的《任鸟飞民间保护网络工作手册3.0》,为后续的项目执行提供了详尽的指导参考。

    室内培训座无虚席

     

    任鸟飞伙伴在鸽子窝湿地进行鸟类调查实操演练

     

  • 08

    2019

    任鸟飞项目组召开了“任鸟飞 2019 年民间保护网络项目专家评审会”。 任鸟飞民间保护网络是任鸟飞项目的主要策略之一,是由在项目区域内开展保护行动的机构和个人组成的网络联盟,旨在凝聚民间保护力量,提升工作能力,更有效的开展湿地保护工作。 前期,任鸟飞项目组对任鸟飞民间保护网络项目申请方进行了合规审查、项目初审,专家组对初审通过的项目进行了线上评审之后,对初审通过的项目进行现场最终评议。最终,49家伙伴机构的53个以滨海湿地为主的保护项目入选并进行公示,携手保护60个保护空缺地块。任鸟飞组将支持入选项目开展保护活动,在提供资金支持的同时,也提供技术支持、培训、咨询、辅导。

  • 07

    2019

    7月任鸟飞民间保护网络支持的41个机构执行的50个湿地保护项目,持续开展湿地巡护与威胁监测、鸟类调查与自然教育等活动。调查监测是进行鸟类保护的基础性工作,它能够帮助我们进一步详细地了解我们所在保护地的类分布情况,为进一步的保护工作提供科学依据,也培养和增强具备鸟类调查能力的民间力量。

  • 06

    2019

    2019年6月份,任鸟飞民间保护网络支持的41个机构执行的50个湿地保护项目,持续开展湿地巡护与威胁监测、鸟类调查与自然教育等活动。调查监测是进行鸟类保护的基础性工作,它能够帮助我们进一步详细地了解我们所在保护地的鸟类分布情况,为进一步的保护工作提供科学依据。

  • 05

    2019

    2019年5月份,任鸟飞民间保护网络支持的41个机构执行50个湿地保护项目,持续开展湿地巡护与威胁监测、鸟类调查与自然教育等活动。

  • 04

    2019

    2019年4月份,任鸟飞民间保护网络支持的41个机构执行的50个湿地保护项目,持续开展湿地巡护与威胁监测、鸟类调查与自然教育等活动。邀你为爱打榜,不需要捐款,只需要捐步、捐微笑、捐时间,捐知识等,点击第二张图片识别小程序码,也可以点击“我也要发起”进行打榜,让濒危鸟类和湿地获得更多关注。

  • 03

    2019

    3月22日,“2019年最值得关注十大滨海湿地”在广州”水美南沙”世界水日活动上发布。“2019年最值得关注十大滨海湿地”是《中国沿海湿地保护绿皮书(2019)》中重要的一章,主要是通过关注滨海湿地保护的机构推荐,再通过网络公众投票选出,该名录反应了滨海湿地热点关注区域,任鸟飞项目将会主要关注。

  • 02

    2019

    2019年2月任鸟飞民间保护网络第二期41家伙伴的50个项目,累计开展湿地巡护和鸟调173次,巡护里程91812公里,提交鸟类调查记录3789条,提交盗猎、污染和开发建设登威胁记录46条,开展自然教育5次,累计覆盖5553人次。